当前位置: 主页 > 演艺经纪 > 2018艺人经纪行业复盘:身陷囹圄寻找微光

2018艺人经纪行业复盘:身陷囹圄寻找微光

 文章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9-03-03 

  这边厢,上半年的两档偶像节目掀起了轰轰烈烈的造星浪潮,也让不少人感叹偶像元年终于来临,各个领域的商人们都开始瞄准粉丝经济,泛娱乐资本的入局抢滩也在重构着整个行业格局。但猝不及防的“限偶令”、“限娘令”似乎给整个偶像行业泼了一盆又一盆的冷水,今年三档偶像节目的命运依然晦暗不明……

  另一边厢,下半年的传统经纪行业也在税务的阴霾中艰难前行。小崔的开炮直接把整个经纪行业炸出个缺口,国家对艺人天价收入、明星证券化等现象的管控尺度不断收缩,充斥着资本对赌、深度的影视制作行业也被拖下泥沼,影视制作与艺人经纪一体化的传统模式都被打了个问号。

  寒冬论悄然从影视领域弥漫到了整个娱乐产业,过去这一年,这个行业都经历了什么,都受到了哪些政策限制?我们对过去一年经纪公司、明星、经纪人以及粉丝相关的大事件进行了小小的梳理,依然能在墙角中寻得一丝微光。

  去年1月19日,当《偶像练习生》中的99位小鲜肉被一众网友diss油腻的时候,各个经纪公司的大佬们估计怎么也不会想到,打破多年四大三小流量格局的第一个新晋流量竟会在此诞生,而他用的时间仅仅是3个月。

  而后无论是老牌如喜天影视、中南文化旗下千易时代又或者是新晋如悦凯娱乐、新湃传媒等,这些传统形式的经纪公司终于按捺不住,纷纷开启自己的练习生招募计划,试图在火爆的综艺造星运动中分一杯羹。

  3月,旗下艺人在两档爆款偶像节目都获得了超高人气的乐华娱乐正式从新三板摘牌,有迹象表明其正在向IPO冲击。

  “偶像元年”被频频提起,泛娱乐资本迫不及待地入局,更低的准入门槛,更迅速的回报变现,更新鲜的上游切口,市场的巨大需求让团体偶像经纪闪闪发光,似乎偶像产业已经搭上了飞驰的列车,很快就能成为整个艺人经纪行业的中坚力量。

  然而,去年7月份,就在《创造101》引发追星狂欢的第二个月,坊间开始流传史上最严“限秀令”,总局要求严格评估偶像养成类、选秀类综艺节目。一个多月后的《开学第一课》事件又将“偶像”一词置于风口浪尖上,多名男偶像因浓妆被大众批为“娘炮”。

  “限娘令”刚起,“限偶令”又来。前脚刚传央视将全面禁用“娘炮”艺人,后脚“偶像”、“练习生”等又成为敏感词。很快,有消息称未成年艺人也被禁止参与选秀节目和卫视真人秀。一个很明显的信号是,《偶像练习生》第二季已经改名为《青春有你》,而“练习生”的叫法也被“训练生”所替代,目前已公开所有选手的偶像节目也不再有未成年人的身影。

  一时间,最懂风向的资本市场瞬间冷静下来,偶像产业在投资人的评估册中下降了好几个优先级,商业模式不明、产业不完善等前几年造成团偶死伤的原因也随之成为了减慢步伐的理由。事实上大家都在观望,“等政策稳定”成为了心照不宣的批注语。

  5月29日,崔永元以一条关于阴阳合同的微博激起了千层浪,之后的系列爆料更是让整个影视、经纪行业陷入到前所未有的税务风暴中。

  影视制作与艺人经纪一体化的老牌王者位于风暴正中,原本引以为豪的多项孵化产业都被打成了筛子,艺人IP驱动的多个项目宛如一串整齐码好的多米诺骨牌,政策大手一挥,大风一吹,领头的牌码已经倒下,轮到哪块只是时间问题。

  首当其冲的公司便是直接被崔永元点名的华谊兄弟。自爆料出现以来,华谊兄弟的股价一跌再跌。截至10月份,股价已经不足5元,市值不足140亿,比巅峰时期的800亿跌去了超过80%。

  2018年的唐德影视也陷入了多事之秋。先是受高云翔性侵风波的影响,公司市值蒸发8亿。而后又遇上股东之一范冰冰的阴阳合同事件,公司市值大幅缩减六成。

  此前影视产业产能过剩与新生势力挤压留下的暗伤一并爆发,老牌公司过度依靠“明星概念股”的艺人资本绑定模式直接让站在台前的艺人成为了定时炸弹。彼时的范冰冰IP红利吃的有多饱,现在的这跤摔得便有多惨。

  专业化经纪服务公司也不好过,6月,文投控股宣布放弃收购悦凯娱乐,后者的估值也从16.7亿,下降到15亿。嘉行传媒曾高达50亿的估值到去年年底下降了将近10亿。

  头部明星固化成为了这些艺人中心化公司最显著的问题。毕竟在走向成熟的阶段遇上这茬风暴,多个项目停摆,发掘培养新人的长期规划也被蒙上寒霜,巨额的投入未见有效回报,产业链的断裂意味着话语权的更迭。

  “我们明年要降低宣传预算了,低调行事。”一名老牌艺人经纪公司的宣传总监对我们说。有些焦头烂额的经纪公司们怕是很难过一个好年。

  不少人尝到了人设的甜头。《创造101》的出圈关键词杨超越正是代表。土气少女是全村的希望,有人烦自然就有人心疼,越多人骂就越多人喜欢,所有的争议都化身为人设的补充,让她成为了锦鲤,成为了平凡,成为了拥趸心里的慰藉。

  张雨绮化身女性模范,持刀砍人分分合合都有观众买单。我抽烟我喝酒我去夜店,但谁说我不是好女孩?多年前被嘲的烂梗有了真性情人设的包装后便成为了让大众津津乐道的“敢爱敢恨不做作”,与表情包一起展开。

  其貌不扬的李诞也迎来了高光时刻,佛系和丧的全民关键词下,这个“有趣之王”被捧上神坛,他的江湖习气让爱他的人爱到了极点,忠实程度不亚于传统的明星粉丝,纵使争议与黑料来袭,也因为“有血有肉才真实”而“很有意思”。

  大众开始更娱乐的看待明星:你可以不美,不帅,没作品,但你需要寻找一个可供支撑的人设,让人发挥情绪脑补故事,并寻到自己契合的点,那便总能招人喜欢。

  各自成立个人工作室的三小TFBOYS来势汹汹,一年时间内,最多的能新增13个个人代言,并频频在时尚杂志的金九银十中刷脸。大众终于不群嘲被央视盖章的三小,但炸来炸去的粉丝却总能带来谈资。

  可好作品却并未伴随着争议出现,无论是歌手还是演员,代表作的缺乏都是整个2018让明星最焦灼的问题。

  无论台网,好剧爆剧的稀缺直接让想刷口碑的流量和想冒头的新人成了霜打的茄子。转战小荧屏的电影咖迎来了惨淡的收视,重点栽培的新人也随着作品的扑街而出头之日遥遥无期。

  倒是朱一龙,一跃成为利用小众文化大众的典范,凭借一部豆瓣评分6.4,网播量只有40亿,远低于《延禧攻略》、《香蜜》甚至《猎毒人》的向网剧《镇魂》成为唯一一个30岁的流量。只是大众或许记住了朱一龙这个名字,但有多少人知道他在《镇魂》中的角色名?

  用3个月时间成为流量并终结流量1.0时代的蔡徐坤自去年4月出道后便成为了各类晚会的常客,同时还拿下了6个个人品牌代言,8个杂志封面,年底还与杨幂一起代言北京卫视春晚,上升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而伴随着蔡徐坤成为流量的言论,是鹿晗的垮掉。代言产品销售惨淡、郑州场演唱会临时取消,这些都成为了大众眼中鹿晗已糊的“实锤”,没有人会去追究背后成因。

  李易峰有意通过电影《动物世界》转型,杨洋将摆脱“油腻”形象的希望寄托在《武动乾坤》,但无奈都没达到预期效果,后者更是扑得悄无声息。

  2018年被LV选为代言人的吴却被粉丝狠狠地坑了一把,她们用行动来证明,粉丝狠起来,连自己偶像都坑。大众不会记住吴的歌在海外拿了什么名次,却会记住他丢脸丢到国外去了。而他再次参与的嘻哈综艺,也因政策限制与上一季的效果差了十万八千里。

  另一个因为嘻哈节目爆红的歌手PGone怕是要被大众淡忘了。去年凭借《中国有嘻哈》光速上升,走红速度不逊于蔡徐坤。然而今年年初的夜宿门以及官媒的点名批评却让他迅速走向陨落,最后被。

  2018最精彩的撕逼大戏还数腾讯视频与乐华娱乐、麦锐娱乐亲自下场的拉锯战,最终以后两者灰溜溜地举白旗为结局,而吃瓜群众对于火箭少女的关注也基本上到此为止。被卷入这场爱恨情仇中的孟美岐不仅丢了颜面,还丢了C位。

  明星终究还是一颗任资本摆布的棋子而已啊,哪怕已经可以直接吸引粉丝为其募集超过1200万的资金。

  如果小资本也未必摆布得了的一些明星,那么政策一定可以。如果要评一个“2018最愁艺人”,那么上述艺人还得靠边站,因为这个奖项一定非范冰冰莫属。

  自阴阳合同被小崔公开以来,范冰冰就处于税务风暴的中心地带,再也没有露面。直到四个月后的10月3日,才以微博致歉信的形式出现在大众视野中,之后的微博更新频率也大大下降。8.8亿的罚款确实够呛,但不用坐牢就权当破财挡灾了,只是她参演的《巴清传》、《大轰炸》都遭到延播、无法上映或者删减戏份。

  受姐姐范冰冰的影响,此前频频宣新品牌合作的范丞丞在6-11月期间也再没有官宣新代言,期间参与播出的节目,其镜头也被剪得一帧不剩。而11月宣布的代言也只是公益代言。姐姐曾经给他带来多大裨益,如今就给他带来多大限制。

  继范冰冰事件之后,又有17位艺人因税务问题被约谈。据新浪娱乐报道,这些艺人覆盖流量鲜肉、话题小花、当红夫妻档等,他们各自需补缴的税款均达上亿之多。

  曾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赵薇夫妇虽没有深陷补税困境,但也过得相当不太平,彼时把资本市场当做名气变现的取款机,染指上市公司甚至成为A场“爆炒对象”,当下却深陷泥沼,2018年连连撤退,辞去了不少公司职务。年底还被上交所公开谴责,5年内禁止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

  在资本市场兴风作浪面临的后果远比当年的票房毒药称谓严重的多,这一朝事发,国民小燕子成为了恶毒皇后,资本市场没有一部《画皮》可供翻身。

  更别说税务风波还未平息,“限薪令”又来了。先是三大视频平台和六大影视公司联合天价片酬,很快又传出总局严控明星的综艺片酬,每期节目艺人总片酬不能超过80万,常驻嘉宾一季节目的片酬不能超过1000万。期间还传赵薇和已经退回片酬的超出部分。

  “现在正是风口浪尖,我们可别太靠前了。”面对即将出炉的2018年明星商业价值排行榜,一位经纪人曾对《第一财经周刊》说。要是往年,经纪人可能还得发通稿吹一波。

  杨天真毫无疑问再次蝉联最具人气经纪人,过去一年依然频频上热搜。去年2月,鹿晗约满离巢,正式与带他成为流量的杨天真分手。

  半年后,当吃瓜群众在嘲笑壹心娱乐还能靠谁带流量时,张艺兴正式宣布签约杨天真,后者还高度评价其为下一个艺人。两个月后,壹心麾下再添一名影后——马思纯。

  尽管各路粉丝经常将杨天真骂上热搜,但没有人不承认她是一名优秀的营销鬼才。张艺兴的流量飙升速度引人咂舌,黑红的路线再次玩起,跻身热搜榜和骂战中的常客,虽然这路子有点眼熟,但只要能成功,老套点又如何?

  杨洋、宋茜的经纪人贾士凯与一起打拼了8年的颖儿分道扬镳,更值得玩味的是,后者又回到原经纪公司欢瑞世纪。2018年贾士凯经历的挫败还不止这些,在持续了将近一年的文投控股并购案中套现失败也是令人失落。

  去年10月,经纪人黄斌与赵丽颖结束合作的消息让一众网友浮想联翩,果不其然,不久后赵丽颖就公布了结婚生子的消息。

  粉丝们花几千万将NINEPERCENT和火箭少女送出道,让大众见识到了粉丝造星的力量。《偶像练习生》总体集资超2000万,《创造101》整体超过了4000万,一下子让大众都惊呆了。

  也正因为这两档偶像节目,过去一年粉丝经济和粉丝文化频频被拿出来讨论。又因为各类媒体都爱强调粉丝的力量,粉丝倒开始把自己当金主爸爸了,动不动就炸公司,炸经纪团队,甚至炸品牌。

  TFBOYS粉丝炸公司,流量粉丝炸节目组已经是司空见惯,一些特别骚的操作或许值得拿出来讨论一番。

  孟美岐粉丝因不满乐华娱乐弄丢了孟美岐在火箭少女的C位,不给个人资源等等原因直接到乐华娱乐公司外拉横幅、播维权歌,事件关键词一度冲上了热搜第二。粉丝维权的那一刻是爽了,可有效果吗?没有,只会给吃瓜群众增加群嘲偶像的谈资。

  倒是毫无实力可言的杨超越在平台和粉丝的宠爱下,终究还是成了101女孩中最火的那个。“锦鲤”人设更是狠狠地助推了一把她的国民度,让一众路人都对着这位“村里的希望”狠狠拜一拜。

  陈立农粉丝也因团队为他接了一个微商代言而将团队炸上热搜,期间品牌方以各种清奇的姿势蹭热度,最终以团队发表终止品牌合作声明而品牌方隔空喊话拒绝解约。陈立农的微商代言终于没了,但颜面丢了。

  这件事也象征着偶像的团队对粉丝的重视程度已经不同往日了。同理还有王源粉丝炸工作室导致王源最终放弃成为偶像节目的导师。

  吴粉丝则将日韩传到国内的打投文化带到了美国乐坛,熬夜爆肝打榜将吴的新歌顶到了榜单高位,却因此收到了一些美国艺人的黑人问号脸,又让偶像同自己一起被国内网友群嘲,但粉丝依然以“为偶像好”而继续我行我素。这或许能成为2018年偶像被粉丝文化反噬的最佳案例。

  因有人说了一句徐峥的微博超话签到人数太少,大批其他明星的粉丝便纷纷过来签到,将用于流量明星的那一套做数据、吹彩虹屁用在徐峥身上,还为其取爱称“山争大哥”,一度将徐峥的超话顶上了排行榜前十。

  因歌词不当,PGone连连被官媒点名批评,再加上夜宿门,其大众口碑急转直下。而大量粉丝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四处奔走为偶像洗白。

  种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操作使得向来被看作脑残的粉丝们在去年依然摆脱不了这个标签,甚至加深了大众的刻板印象,只是可能一边被笑脸伺候,一遍被无情收割。而粉丝们或许明知对方是冲着自己口袋里的钱来的,但无奈偶像在其手上,只得心甘情愿得献上钱包。

  当粉丝集资,喜提海景房的言论四起,疯狂的追星现象被大肆报道和解读,最终买单的,是她们心尖上的偶像以及做偶像相关内容的平台。

  可幸的是,随着这些困境而来的是偶像产业开始寻求工业化,平台的加入,不遗余力地推偶像相关内容,带动了很多从业者和资本的热情,也让产业链的完善更快速一些。而平台和影视公司主动天价片酬,总局出台限薪令,使得明星片酬回归正常化具备了更大的可能性,也意味着无论是行业还是总局都有改变行业乱象的决心,这些无一不是行业利好的信号。

  越来越多圈层和群体加入到追星族中,愿意为追星这件事消费,有人说这是“口红效应”所致,也有人说是国人缺乏信仰的原因,或许我们可以在下一篇文章好好探讨。不论成因为何,这些都为众多从业者提供了新的盈利思路,毫无疑问也是利大于弊。

版权所有:鹤山市人民政府门户网 电话: 邮编:
地址: E-MAIL: ICP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