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综艺节目 > 谁来救救《歌手》?

谁来救救《歌手》?

 文章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9-07-10 

  在那个世界里,飘散着周杰伦的《七里香》,暗藏着林俊杰缠绵的《江南》,张惠妹说她想去《听海》,但孙燕姿却惧怕一片《天黑黑》。

  2013年,湖南卫视《我是歌手》开播,凭借高水准的现场表演改编,推动了华语流行音乐重新走进人们的主流视野。

  《歌手》节目站在复古和开拓求新的两边,聚合了华语乐坛四十年跨度的老中青三代歌手,对每个流行年代的经典作品做以重新演绎,极大拓宽了人们的音乐视域。

  本季的首发阵容不可谓不豪华:刘欢杨坤、齐豫、吴青峰、张芯、逃跑计划、Kristian Kostov。

  《歌手》六年的长伴,已经改编过697首的作品,这段“漫长”的音乐时光,仿佛让我们已经阅尽它起伏跌宕的一生。

  刘欢深厚的音乐素养和超一流的乐坛地位,类似于韩磊,韩红这类的大魔王,一旦认真发力,会让其他选手难有招架之力。

  对比上一季,吴青峰的上限将是华晨宇(年度亚军),而下限则将是张韶涵,无压力唱满十二期,直接进入总决赛。

  从齐豫第二期的表现来看,我还是比较担心齐豫过于单一的演唱风格,会让现场观众很快产生视听疲劳,遇到类似于当年齐秦的尴尬处境。

  《歌手》有意打造张芯“小黄妈”的黑马人设,但一个尴尬的事实是,这种炫技式的高音表演,在经历多年的“高音炮密集轰炸”之后,观众对此已经严重审美疲劳。

  虽然“进口小哥哥”这种颜值与实力同时在线的歌手人设,往往可以赢得最初的热烈关注,可事实也证明,他们往往很难将这份神奇延续下去。

  原因也很简单,一般过于年轻的歌手,其略浅的音乐素养和缺失的阅历积累,限制其持续性的产出丰富深沉的音乐表达。

  即便如此,为了打造更加多元化的阵容,《歌手2019》还是请来了Kristian Kostov,但目前来看,小K成绩却是差强人意,前两期的名次分列四,五名。

  但我个人还是十分喜欢逃跑计划的表演,因为他们的出现代表了真正独特的自己,是这个舞台上从未出现过的音乐风格。

  这样的一个形色缤纷的阵容里,有殿堂级的国宝歌手,有中生代的实力唱将,也有充满灵气的唱作鬼才,有流行乐团,也有新鲜面孔……

  2011年,韩国MBC电视台综艺《我是歌手》首播,这档节目让许多沉寂已久实力唱将的演艺事业枯木逢春,甚至让韩国流行乐坛重新洗牌,节目收到了总统褒奖。

  时年10月,浙江蓝台的《中国好声音》火热收关,湖南卫视高层下达批示“上《我是歌手》,准备期两个半月,一月就播!”

  2013年1月18日,《我是歌手》第一期首播,七位首发歌手羽泉、陈明、尚雯婕黄贯中、黄绮珊、沙宝亮、齐秦依次亮相。

  第十三期“歌王之战”,CSM71城市网的收视率得到惊人的8.9%,收视份额高达17.84%。

  次年1月,《我是歌手2》再度上马,节目苦心孤诣寻找隐退乐坛的“武林高手”,却没料到,最后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抢了风头。

  老牌唱将+黑马新人的双星模式,完成了节目立体看点的搭建,将《我是歌手》的品牌知名度,再推一个高峰。

  节目有意复制前一季邓紫棋的黑马奇迹,邀请了女歌手黄丽玲进入首发,但谁也不会想到,这一季中真正迎来爆发的,是并不以猛飚高音而知名的李健。

  谭晶的中途退赛,迪玛希的高开低走,让《歌手2017》的光环折损,而林忆莲不出意外的顺利夺冠。

  《歌手2019》请到了许多,以前邀请多次却没有请到的歌手,尽管如今,依旧难掩播出之后收视率和关注度下滑的颓势。

  以普通观众的视角来看,《歌手2019》刻意设置的黑马不够惊艳,而刘欢的学院派气质过重,稍显不及地气。

  杨坤吴青峰,齐豫都是声色极具辨识度的歌手,但在选曲和二次编曲方面,明显还有许多可以更加出彩的地方。

  张靓颖在参加《我是歌手3》时,曾经抱头痛苦的说,现在有100多个人在帮她选曲,她每天都在面对无比艰难的抉择和巨大的压力。

  譬如,第一季中林志炫与羽泉的对垒,第二季中韩磊与邓紫棋的竞争,第三季中韩红与李健,孙楠的斗法。

  随着歌手资源的渐渐耗竭,《歌手》为了吸引大牌歌手的加盟,只能开始为他们制造“舒适”的生存环境,弱化激烈竞争的色彩。

  而这种“分工明确”的比赛,让每位歌手在各自阶层内完成showtime,就像逃跑计划刚一上来,就说自己能唱几首歌就已知足。

泰国试管婴儿多少钱保研论坛网站建设版权所有:鹤山市人民政府门户网 电话: 邮编:
地址: E-MAIL: ICP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