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综艺节目 > 回归真人秀底层逻辑《大叔小馆》真实谈话场下

回归真人秀底层逻辑《大叔小馆》真实谈话场下

 文章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9-07-10 

  诞生于经营类综艺扎堆的季节、以烧烤店为故事承载地,以孟非、郭德纲、郭京飞、佟大为组成的“烧烤F4男团”为主体,西瓜视频试水户外头部综艺的作品——《大叔小馆》自然而然被扣上经营类节目的帽子。在这个基础上,网友拿以往各类经营节目和《大叔小馆》展开对比,部分观众认为《大叔小馆》在经营上不够认真,甚至嘉宾有点过于随意,有失经营类综艺的“匠人精神”。

  事实上,尽管看似具备了经营类综艺的所有要素,但《大叔小馆》在策划之初就一直在弱化“经营”这个动作。在总导演王正良看来,他们更愿意将其定义为互动生验类真人秀:四位年逾不惑的大叔在云南支一个烧烤摊,迎来送往、谈天说地,撸串之中感受烟熏火燎和人生百态。这种设定下餐馆就成了一个载体,食客也能够在这家小馆里和四位人生阅历丰富的大叔畅快交谈。“在烧烤店这个谈话场里、又是郭德纲孟非这种不是端着的人,所以食客有极大的安全感,愿意跟他们聊天,那个状态是非常对的。”制片人这样理解烧烤摊和四位大叔的作用。

  如此一来营业额或营业规则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必须保证食材干净”,这是节目组对嘉宾的唯一要求,而后节目组把四位大叔置于完全“放养”的环境,让他们自主与当地环境发生碰撞。可以看到,经过先导片和第一期的手忙脚乱,四位大叔渐渐摸索到属于自己的节奏,开门营业、保障食品供应外,他们走近食客,边吃边聊,与南来北往的游客和当地居民相谈甚欢,用自己的人生智慧治愈各色各样的食客,传递正能量,让小馆成为休息的驿站。这是其他真人秀并不具备的。

  《大叔小馆》是西瓜视频首档大型户外真人秀尝试,“大叔”成为其切入口。以郭德纲为代表的大叔其实在男性中有极高的关注度,这恰恰贴合头条系产品的核心受众。另一方面,近两年围绕“大叔”形象崛起的经纪红利给内容产业带来新契机,《大叔小馆》以最接地气的形式切入“叔圈综艺”,既与其他综艺节目打出区隔,又为头条产品引入大量女性用户,无疑是一次成功的尝试。

  《大叔小馆》顾名思义包含了两个核心要素,一为大叔,二为餐馆。真人秀节目永远“以人为本”,因此嘉宾的筛选和把控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节目的基调和精彩程度。目前《大叔小馆》形成了以孟非、郭德纲、佟大为、郭京飞为成员的“烧烤F4男团”。在这四个平均年龄超40岁的“大叔”中,孟非是整个关系网的核心,串联起整个人物关系,夯实了节目基石。

  王正良坦承,最初是想做一档以孟非和郭德纲为核心的节目,因为两人多年前合作《非常了得》时便展现出绝佳的默契。彼时孟非和郭德纲在舞台上你来我往、抛梗接梗,形成了独一无二的谈话气场。但二人极少参与真人秀的录制,倘若有机会把这种默契延续到真人秀中,必然会产生更激烈的化学反应。这个预判在《大叔小馆》中得到印证。节目中,孟非和郭德纲自然而然成为“夕阳红cp”,一起“坑”小辈、剥玉米、制定菜单……你一个眼神我就能get到想法,这种天然的亲密关系成为《大叔小馆》最初的看点。

  以孟非为圆心向外辐射,佟大为进入节目组预设半径。佟大为曾担任《非诚勿扰》情感专家,与孟非也有一定的私人关系。基于这个层面,极少参与真人秀的佟大为也选择加盟《大叔小馆》,另一方面,佟大为本身作为美食爱好者和厨艺担当也十分契合节目调性。更何况,烧烤摊怎么少的了一个跑前跑后的后辈大厨呢?“他是那种做事情勤勤恳恳的人,也不会有什么怨言和牢骚,很有邻家大哥哥和暖男的感觉。”佟大为镜头前和私下的性格一致性让王正良看到另类可能性。在三个能言善辩、擅长插科打诨的队友衬托下,佟大为的憨厚可靠反而带来一种反差萌,也和其他大叔产生不一样的化学效果。比如,佟大为与郭德纲初次见面,被郭德纲调侃年龄大;精心制作的烤鸡架被其他三位无情吐槽等等,不断吃瘪又任劳任怨的形象很受观众喜爱。

  而“小郭”郭京飞又是与佟大为截然不同的状态。尽管与郭京飞此前其他三位大叔交集甚少,但他有点皮又能迅速融入陌生环境的性格给节目带来另一重喜感。“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希望不断展示给观众的。不同场景下,两个不同的人在一起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节目制片人透露,第四期将有两位女艺人作为飞行嘉宾出现,届时整个小馆的人物关系和状态又会发生变化。这种多变的新鲜感是《大叔小馆》渴望的。

  不同人物关系碰撞出火花之外,四位不同风格的大叔也展现出个人状态和魅力。作为大家长的孟非hold住小馆日常运营,相声演员出身的郭德纲段子频出,“小滑头”郭京飞自带笑点,“老好人”佟大为任劳任怨。四人聚在一起形成一种意外的和谐感,成为支撑节目的骨架。

  这种和谐感其实来自于一种内在的共通性——国民性。一档《非诚勿扰》让孟非晋升为“国民月老”;郭德纲自不必多说,德云社这块响当当的招牌无人不晓;两年前一部《虎妈猫爸》让佟大为成为新晋“国民女婿”;郭京飞在《都挺好》中的形象也是深入人心。“这是这个组合比较微妙的地方。本身这四位大叔就是很接地气的形象,又在烧烤摊这样一个很有烟火气的场合,自然能让食客卸下防备,坦诚交心。”具备这种国民性又接地气的艺人屈指可数。

  可以说,从选择嘉宾开始,《大叔小馆》就在为营造舒适、真实的谈话场做准备,而不是一心以“经营”为核心、一切以营收为导向,因为《大叔小馆》的初心和诉求从来不在于此。

  “我们一开始就想弱化经营,或者说跟‘经营’有所区别。开小馆这件事当然是一种经营,但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或者说是生活的一部分。大叔们除了经营一家小馆,同时也是生活在那个地方。”从最初的制定方向来看,《大叔小馆》一直在有意弱化“经营”的理念,重点着墨在生活方式的展现和人文情感的交流。

  在经营类节目中,餐馆是主体,一切活动围绕餐厅经营展开,任务感更重。而《大叔小馆》节目组并没有给嘉宾设定过分细致的规则,“比如要做什么菜、怎么定价、营业时间、赚多少钱这样经营方面的规则,其实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去做设定。”同时,节目组也尽可能减少对嘉宾的干预,将四位大叔置于完全真实的场域中,让他们自主制定菜单、一步步改变营业规则,找到让自己也让素人舒服的相处模式。而不是换一个地方开餐厅,毕竟让明星经营一家餐厅的真实程度其实跟小孩子过家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这也是当初节目组把取景地选在云南大理的目的。“大理本身就是一个比较治愈的地方,来到‘大叔小馆’的客部分是游客,形形色色的游客本身就带有特别的人生故事,在这样一个地方遇到一群大叔,双方以朋友的身份倾诉、探讨,达到互相治愈的目的,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在王正良看来,“治愈”是《大叔小馆》的最鲜明的调性。“大叔烤完串之后一起坐到餐桌上和客人吃饭,这本身就是一种治愈。”

  因此,小馆是抓手,“在烧烤店这样一个场景里,当他们遇到飞行嘉宾的时候聊一些话题,遇到素未谋面的食客时,聊另一些话题,不断产生话题的碰撞。”相较于关注明星如何经营餐厅,《大叔小馆》更想从一家餐厅观察到人生百态,用四位大叔的出世哲学、人生观、价值观和素人产生一种交流。相应的,在后续的节目中,经营的部分将被不断压缩,取而代之的是人物和故事。

  经过两期节目的试水,大叔们终于在第三期确定了预约制和限量服务的形式,找到了供应美食和与食客走心交流的平衡点。王正良坦承,所有食客都由大叔们精心挑选。在第三期中,每一桌食客在社会身份、年龄、人生经历上都有所区分,因而催生出不同的话题和看点。比如,食客中有一家三口,妈妈对家庭的教育问题十分困惑,与同是父亲也在《虎妈猫爸》里接触过同类问题的佟大为相谈甚欢;另一组家庭的妈妈原本生活在上海,爸爸生活在英国,最后一家人离开大都市来到大理生活,洒脱的生活方式赢得孟非的欣赏。

  这样的故事每晚都在《大叔小馆》上演。王正良透露,后面节目还将涉及老年人生活问题,对子女婚姻问题的态度,甚至孟非将做回老本行,开设单身专场,把小馆打造成《非诚勿扰》。不是一定要得出什么答案、争出一个结果,也不是一个说服的过程,但《大叔小馆》愿意把这些问题、困惑摆在观众面前,让观众自行决断。大叔们也致力于把小馆打造成属于自己的“游乐场”,怎么好玩舒服怎么来。

  在一定程度上,大叔们的“过分舒适”在网友中引发争议。事实上,在拍摄过程中,节目组也在考虑这些内容是否妥当,是将大叔们包装成“完人”,还是保留有瑕疵的真实?节目组选择了后者。

  “真实”一直是《大叔小馆》模式成立的基石。在餐厅的运营上,大叔们量力而行,经过多次摸索最终确定整体方向,而在和食客的相处上,大叔们也用自己的经历和他们真诚交流,分享心得。在节目组看来,既然《大叔小馆》的整个框架是真实的,那在细节上也不必过分粉饰,“保留了很多相对来说比较原始、真实的东西。”另一方面,见惯了娱乐圈套路的大叔们也在一定程度上拒绝包装,他们更愿意以真实的自我和姿态面对观众。所以才有了孟非、郭德纲“偷懒”使唤佟大为、郭京飞的观感。四个大叔的糙更是淋漓尽致,进入小馆第一天就把行李箱淋了个透。在制片人看来,这种糙很日常很实在,“几个大老爷们在玩就是这样垮着的,这可能就是真实的状态。一开始大家会对他们的真诚产生一些质疑,但这些东西其实是一点点去改变的。”

  事实上,尽管嘴上有偷懒的嫌疑,但在遇到原则问题时,大叔们有自己的底线。第二天营业结束后,四个人发现当晚收入终于和成本持平,一方面成就感爆棚,另一方面,他们意识到制定的收费标准过高,损害了食客的利益,第二天重新制定了更合理的价格。人无完人,这是一个人性格中相辅相成的共生关系,是最真实的人物状态和情绪。《大叔小馆》对这种珍贵的真实尽量保留。

  正如上文提到的人物关系,尽管四位大叔之间有两两交叉的关系,但真正实现四个人的融合共处需要一个过程。节目组同样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没有强行将四人包装为自来熟的关系,也没有急于压迫四人关系亲近,而是将这种尴尬的状况真实呈现出来,用镜头记录下关系的转变,最大程度还原真人秀的“真”。“你在第一集第二集是无法看到很亲密的关系的,因为这个东西要一点点来,你会发现越往后他们的状态越自然,但是这个节目本身真实的感情需要慢慢去建立和养成。”

  从各种侧面来看,《大叔小馆》都未预设节目走向,保留最真实的人物关系和故事走向,给观众带来成长感和陪伴感。这些使得《大叔小馆》成为真人秀中的清流,也逐渐得到网友认可。一位微博网友评论道,“我喜欢大叔小馆的地方太多了,可能就是喜欢真实和有趣的琐碎吧,没那么多无聊的环节设置,就是生活。”

  这恰好击中了节目组的初心。真实、治愈、正能量,用最具烟火气的形式传递最普遍的生活真理,《大叔小馆》的内核让其在真人秀中独树一帜。在王正良看来,一档综艺节目未必需要承载多么沉重的意义和主题,但如果能让观众舒服的看完,收获快乐且有一些值得回味和思考的地方,已然足够。

  而从形式上来看,《大叔小馆》精准捕捉头条系用户的喜好。西瓜视频综艺合作负责人、《大叔小馆》总监制庄军曾表示,郭德纲等四位明星在西瓜视频和今日头条的关注度非常高,用户接受程度不亚于年轻偶像。基于此,西瓜巧妙切入“叔圈综艺”,巩固了男性受众,吸引了大批女性受众,也与其他节目打开区隔。这种差异化打法集中体现头条在综艺方面的布局。更重要的是,《大叔小馆》开拓了真人秀的另一种可能,撇去流量、话题,以大叔们的智慧和人生经验做底,传递正确价值观。兼具有趣、有价值,西瓜视频在综艺领域的可能性还有很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泰国试管婴儿多少钱保研论坛网站建设版权所有:鹤山市人民政府门户网 电话: 邮编:
地址: E-MAIL: ICP备案: